分析公司公布最新报告称PS5和XSX可能因疫情延期

据comicbook报道,市场研究公司DFC Intelligence公布了最新的报告,称疫情可能会对次世代主机的发售产生影响。PS5和XSX的发售可能会晚于预计时间。

报告显示:“冠状病毒可能会对这两台主机的交付产生重大的短期影响。很有可能其中的一台甚至两台主机都不会在2020年推出。即使发售,机器供应也可能会收到限制,导致初始定价高于预期。”

继此前工作组进驻的消息爆出后,诚泰财险对幸福人寿的接管情况持续引发市场关注。从近日幸福人寿内部披露的一份任免报告不难看出,接管工作再度出现新进展。

3丨中国驻美国使领馆:新增3个留学人员回国临时航班,机票价格3万至7万人民币

安徽省人社厅网站消息,安徽省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厅、省教育厅、省财政厅为1335名湖北籍2020届高校毕业生发放200.25万元求职创业补贴,按每人1500元的标准一次性发放,已经于4月30日全部发放到位。

据了解,王慧轩曾经效力于人保系,人保系人保寿险的前高管很可能成为幸福人寿未来要职的人选。北京商报记者获得的一份工作组名单显示,2019年底,王慧轩率领的多位诚泰财险相关部门负责人进驻幸福人寿,包括董事会秘书、财务负责人、合规负责人、投资总监等。

“从朝阳门(人保寿险)搬去海淀(紫光集团旗下子公司中青信投控股),然后远赴昆明(诚泰财险),最后终于到了距离朝阳门一站之遥的东直门(幸福人寿)。”业内人士的一段戏言,点明了此前从人保寿险出走的旧将、近年来转战紫光集团的相关团队的情况,也从侧面反映出紫光集团想要打造自有寿险“IP”的曲折。

不过和房地产多数高负债的企业不同,万科一直保持行业低位的净负债率,提升现金流。2019年,万科实现经营性现金净流入456.9亿元,连续实现11年经营性现金流为正;年末持有货币资金1661.9亿元,远高于一年内到期的流动负债总和938.9亿元;净负债率33.9%,继续处于行业低位。万科董事会主席郁亮表示,万科始终坚持现金为王,追求有利润的收入和有现金流的利润,在量入为出的同时,保有足够的现金。万科不囤地、不捂盘、不拿地王,始终为普通人盖好房子,都是为了保证足够的流动性。

同时,疫情也给交付带来了压力。祝九胜指出,这次疫情使得万科一季度对1万个客户有交付延缓的可能性,全年的影响可能涉及到3.9万户。

不过随着国内疫情逐渐得到控制,万科也基本恢复了正常经营。发布会上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万科各项目的复工率为81%;工友返岗率74%,预计到3月底项目复工率达到97%。

事实上,作为保险行业的“领头羊”,A股五大上市险企在一季度的利润也呈现出分化的局面,部分公司在面临线下业务开展受阻、信用风险上扬、市场利率下行等诸多不利因素的同时,投资收益也大幅下降,净利润同比跌幅甚至超过40%。

紫光集团回归寿险梦将圆

作为诚泰财险大股东的紫光集团,最初选择进军保险业时,其实是将目光放在寿险业务上。2017年3月,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披露公告显示,包括紫光集团在内的7家企业拟共同发起设立寿险公司——中青人寿。据了解,中青人寿的注册资本为30亿元,其中,紫光集团出资6亿元,占比20%,为第一大股东。然而,三年已过,这一事项至今仍未出现新的进展。

在发布会上,万科董事会主席郁亮感慨道,一年半之前,也就是2018年秋天,万科秋季例会的主题是‘活下去’,这在当时是处于‘居安思危’的考虑,让我们保持清醒和警惕,但是没想到在今天,‘活下去’变成一个特别真实的存在,我希望每个人、每个企业都能健康的活下去,活得好,活的久。” 郁亮始终强调,万科是一家危机感驱动的公司。

据一位保险资深人士介绍,按照监管现行规定流程,在原负责人辞职或被撤职,原负责人因疾病、意外事故等原因无法正常履行工作职责以及监管认可的其他特殊情况下,可以指定临时负责人,临时负责时间不超过3个月。同时,一般情况下,不得报送高管之外的人员担任临时负责人。根据最新披露的偿付能力报告显示,王慧轩并未出现在幸福人寿的高管名单当中。王慧轩 “空降”幸福人寿担任临时负责人,至少需要得到监管层及现任大股东中国信达(港股01359)的认可。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精算研究院精算科技实验室主任陈辉表示,“产寿联动”模式是保险公司未来发展的一个方向,从目前采取该模式的集团公司来看,已经取得了成功。另外,向科技和数字化转型,是向“科技赋能的保险”转变的基础,更是为了控制保险未来发展的四个制高点,即基础设施、中台、渠道和场景。面向未来的新保险,正是以国家战略为基础,通过技术挖掘场景、搭建中台、打通渠道、研发基础设施立足的。

2丨安徽为1335名湖北籍高校毕业生发放每人1500元求职创业补贴,总计200.25万元

4丨沙特阿美:一季度净利润为624.8亿里亚尔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2019年,就在中国信达公开挂牌转让幸福人寿50.995%股权之后不久,诚泰财险携44.12亿元巨资向其伸抛出橄榄枝,一时之间,市场对诚泰财险收购意向背后真正原因议论不断。诚泰财险曾在当时的公告中提及,“本次交易有利于诚泰财险基于客户视野提供一体化的保险保障服务,有利于利用投资标的22家省级分支机构的网络资源推进机构建设和交叉销售”。

不过事情并非只有坏的一面,因为消费者的需求可能会比以往更强。在这种情况下,需求很可能会超过供应量,这通常是有利于主机的长期销售的。报告称:“索尼和微软面临的挑战是确保他们能够发布符合消费者期望的产品。鉴于当前的情况,观望他们的初始产品是最明智的选择。”

虽然净利润表现不佳,但根据偿付能力报告披露,幸福人寿今年一季度在保费收入和偿付能力方面仍有一定提升。数据显示,一季度幸福人寿的保险业务收入达到45.76亿元,较2019年同比增长17.63%,环比增幅更是达到276%。在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方面,也由2019年四季度末的127.06%增至今年一季度末的129.29%,环比增加了2.23个百分点。

5丨日本新冠累计确诊病例约1.6万 专家称实际感染人数不明

到了2018年,作为首家总部设在云南的全国性产险公司,诚泰财险在混合所有制改革的背景下,向紫光集团定向增发20亿股股份。最终,这一交易在同年12月顺利完成,紫光集团出资约28.37亿元,获得诚泰财险33%的股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彼时就有业内人士认为,这一举动有些“曲线救国”的意味。

北京一位市场分析人士表示,受疫情持续影响,今年一季度保险业的利润表现不容乐观,对于部分展业相对困难的中小型保险公司而言,受到的波及更大。据同业交流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保险公司预计利润总额达1002.13亿元,同比减少169.19亿元,高达14.44%。

对于今年一季度净利润再度亏损的原因,北京商报记者发文采访幸福人寿,截至发稿前,该公司并未回应。

郁亮表示,今年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对每个人、每家企业、每个行业都意味着巨大的困难和挑战。这场疫情对每个人、每个企业来说都是一场大考,我们每个人都是考生,无法置身事外,也无法独善其身。

新华社消息,据日本广播协会电视台统计,截至12日10时30分(北京时间9时30分),日本24小时内新增新冠确诊病例45例,加上东京都订正统计数据后增加的76例,全国累计确诊15968例;新增死亡病例24例,累计死亡657例。日本疫情专家小组副组长尾身茂11日在国会回应质询时承认日本并未掌握实际感染者的整体情况,称日本实际感染者数量甚至可能是确诊病例数的10倍、15倍或20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承认日本实际感染者要多于确诊人数,但说不清确切数字。

5月20日,北京商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王慧轩已于近日正式担任幸福人寿的临时负责人,而原临时负责人邹伟中已卸任。根据安排,王慧轩临时主持幸福人寿行政、经营全面工作。

驻纽约总领馆将安排领区符合条件的留学人员分别搭乘东航MU7058纽约至浦东、国航CA041纽约至西安临时航班回国,有关航班将于美东时间5月13日14:25、14日11:30从JFK国际机场起飞。目前东航已根据总领馆提供的名单完成外呼售票。国航的售票工作正在进行。驻美国使馆将安排领区符合条件的留学人员搭乘国航CA045华盛顿至南京临时航班,该航班将于美东时间5月14日16:05从杜勒斯国际机场起飞。国航CA045临时包机销售价格参照正常航班的单程销售含税价,经济舱:5403.10美元/成人,折合人民币约38320元/成人;4100.10美元/儿童,折合人民币约 29080 元/儿童。公务舱:10328.10美元/成人,折合人民币约73250元/成人;7802.10美元/儿童,折合人民币约 55340 元/儿童。

据了解,幸福人寿曾因权益投资失利,在2018年亏损逾68亿元,不过,2019年随着投资收益明显提升,净利润“转正”。据年报数据显示,幸福人寿2019年实现净利润0.76亿元。

相较于人事变更的稳步推进,幸福人寿在业绩方面的表现则并不尽如人意。据最新披露的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在2019年成功扭亏为盈的幸福人寿,今年一季度再度出现了亏损。具体来看,一季度净利润亏损0.36亿元,较2019年四季度的1.75亿元,环比下降120.57%。

一位接近幸福人寿的人士透露,邹伟中是由幸福人寿的现任股东中国信达委派,但由于个人原因辞职。偿付能力报告显示,邹伟中曾任信达资产上海办事处副主任、信达财险上海分公司总经理、信达财险公司副总裁。

据第一财经,沙特阿美披露财报,一季度净利润为624.8亿里亚尔,营收为2255.7亿里亚尔;一季度EPS为0.32里亚尔。

一季度净利亏损0.36亿

回顾幸福人寿与诚泰财险之间的关联,还要从2019年底说起。彼时,诚泰财险及东莞交投集团作为联合受让方与中国信达签订交易合同,受让中国信达所持有的幸福人寿50.995%的股权,总对价75亿元。其中,诚泰财险以44.12亿元受让30.39亿股幸福人寿股份,占幸福人寿总股本的30%。此次股权变更完成后,中国信达将不再持有幸福人寿股权,取而代之的是诚泰财险成为幸福人寿第一大股东,但这一事项仍需等待监管批复。

对于如何看待危机,应对危机,郁亮表示,首先要有责任担当和勇气,就是照顾好自己的客户、投资者和员工,在疫情面前,把客户和员工的安全放在第一位。其次,要有健康和免疫力,这次危机告诉我们一种疾病在没有特效药和疫苗之前,要靠自己的免疫力和健康的身体基础去战胜病毒。对于万科而言,同样需要强有力的免疫力和健康才能帮助企业渡过危机。

祝九胜表示,万科2020年比以往整整晚了40天开复工,由此造成的现金流影响明显。由于销售的减少,导致销售回款的减少,同时疫情增加了防疫成本,总体来看,这次疫情对公司的影响是相当大的,销售回款大幅度下降,也给未来1-2年产生远期的结算压力。

值得一提的是,王慧轩担任临时负责人后,幸福人寿也自5月11日起全面复工。知情人士表示,王慧轩已先后和幸福人寿相关部门及分管负责人谈话,对公司全面深入了解,履行管理职责。

不过,在上述分析人士看来,考虑到3月以来国内疫情逐步得到控制,复工复产有序进行,近期保险公司和相关渠道的经营活跃程度,以及保险销售的便利化措施推进等,预计二季度及后续,保险公司的保费收入、利润表现有望得到恢复性上涨,不排除“二次开门红”的出现。

知情人士分析,虽然幸福人寿的“下一站幸福”仍未落定,但从近期诚泰财险及幸福人寿的种种动作和细节来看,双方对达成这个交易信心满满。

对于今年开局的经营,受到疫情的冲击,万科自然也面临不小的压力。万科总裁、首席执行官祝九胜表示,销售方面的影响,2-3月的认购金额同比预计会下降510亿元,1月份抢了开门红,基本没有受到影响。万科在湖北进入了三个城市,分别是武汉、宜昌、鄂州,这三个城市在1月23日以后基本没有新的销售,尽管在集团的占比只有3.1%~3.2%,但对我们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

在拿地方面,万科也是当仁不让。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万科、碧桂园、保利、中海、融创五家房企拿地金额均超过千亿,万科成为去年拿地最多的企业。数据显示,2019年万科获取项目共147个,项目建面3716.5万平方米,权益均价6252元/平方米。按建面计算,其中75%的项目位于一二线城市。

“从近期幸福人寿人事变动节奏的加快不难看出,紫光集团早年就生出的打造自有寿险‘IP’的计划或已逐步拉近。就未来而言,若股权变更顺利获批,则紫光集团有望打造出兼具产险和寿险的综合性保险集团,形成金融与科技双板块联动的局面。”一位不愿具名的保险从业人士如是说。